浮座

盾冬本命 最近在吃哨向jim/blair

【Newtmas】Mess after Party

thomas使出了死缠烂打

Candy Bar:

●高中生AU
●Teresa视角,关于情人节前发生的事
相关前篇Wait,wait!
●各位小天使阅读愉快,提前的情人节快乐


当我正试图把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的醉鬼Newt扶正站好时,Thomas正推门进来,派对进行了一半。
作为一个当了十多年的邻居,特别是邻居小孩蠢的跟小狗子一样的时候,我知道我的便利特权来了。

“喂Thomas,给我搭个手!”
大概他本来兴冲冲地想要走进里屋找那一群跟他差不多蠢兮兮的狐朋狗友,隔着客厅里几个正随着音乐跳舞的人朝我这边扭头。目光顺着我滑到了身旁正环着我的脖子低着脑袋小金毛身上,然后就黏着在了他身上,脚步仿佛也黏在了地上,你可真厉害。
我不得不再隔着好几个人嚎一声他的名字以试图唤回他飘飞的灵魂。
“Thomas,你还在不?”
他突然回神,躲闪地又对上了我的目光。
呵,我对他冷笑。

“Thomas,这是Newt,我同学。Newt,这是Thomas,我邻居。”我敷衍地介绍。身上的醉鬼似乎挣扎着抬起头看了对面的人一眼,然后垂下头。
“…”
“…”
Thomas没有做声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Newt是因为醉的。我猜。
“你帮我把他扶到那边的沙发上去,他喝的太醉了我得让他躺一会。”
“…呃。你同学?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或许我该抱有感激,Thomas你可终于又上线了是吧。
“我同班同学。英国来的交换生,这个学期刚来。”我想翻白眼,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噢…”Thomas好像明白了什么大道理一样,意味深长的哼哼着。蠢货。

当我把Newt交给Thomas时,我们两个像是完成了什么严谨又复杂的国际交接任务,Thomas头上冒了一层汗。
Thomas一手环着他的要,Newt现在已经稳稳地挂在了他身上。
好吧,我不想管了,我举起双手。只要你Thomas帮我解决这个麻烦,晚来派对这事我就不打算跟你计较了。我甩了下头发,又去端了一杯酒。再出来时,Thomas已经把newt安置在客厅沙发上了。

“Teresa!”
Thomas试图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一瞬间,本来已经半瘫在沙发上的那位又在瞬间像反应过来似的,双臂一伸又环上了旁边人的脖子,脑袋直往Thomas怀里钻。
我干瞪了他一眼,无奈的过去。
“干什么?”我猜我可能一脸嫌弃。
“呃…就是…你知道他住什么地方么,他这样待会自己肯定回不去。”他挠挠头。
“你要送他回家?”我问。
“当然了。”
“喔…这我真不知道…但我记得Newt说过他室友是个韩国来的交换生,我猜就是Minho。他就在里屋,你要不去问问。”
第二次Thomas试图站起来,Newt直接拿胳膊把他的腿抱住了。
行了,我要走了,我真的不想再看了。

临近派对结束我才又想起来这件事,再去沙发那边已经没了那两人的身影。
只要Thomas想干什么事基本都是很靠谱的,这点我可以确信。然后我怜悯地的撇了一眼倒在沙发上的另一位,Thomas的亲朋友,Minho,此刻正在窄小的沙发上难受的扭着。
行了Thomas,我算看透你了。


但我根本没想到的是,这才是一切烦人的开始。
Thomas开始频繁的找我。
就像现在,他非要说家里冰箱空了来我这里蹭饭,其实就是蹭点关于那个英国小金毛的信息,我知道,我又不是Thomas那种傻子,以为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看出来。
“Newt后来有提到我吗?”他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金枪鱼土豆沙拉,含混不清地问我。
老天,我现在觉得这完全是我的错误。当初Newt说自己在英国特别爱喝酒让我給他弄点美国烈酒,我就不该惯着他。
“没有。一个字都没有。”
“不能啊,我那天一直把他送到床上,还给他脱了衣服,呃,我是说…給他换了睡衣。”
“??”
“然后走之前我还給他溶了片解酒药让他喝,他乖乖就喝了。”
“反正没说过。”我瞪了他一眼。“他醉的不行根本就没记得你是谁。”
怎么能有人这么自我感觉良好,这么不要脸。
“他肯定记得我。”


我觉得自己还是太心软,尤其是对待Thomas那种人。
他眨着明亮的狗狗眼一脸期待的盯着你的时候,你还能怎么办,从小到大,这么十多年,该死的我怎么还没练成破解这种狗眼法术的技能。
“就是我经常打工的地方,他也在那。”
“这周周六他上班吗?”
“如果我记得没错,你说情人节那天吧,那天他在。”这是我这辈子最耐心的回答。
他眯起了眼睛,隔着一张桌子我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兴奋。
“Teresa,你那天能不能…”
“没门!”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果断打断,“我那天会忙死,你自己的事自己看着来。”


我喜欢看好戏。

END.






评论

热度(159)

  1. 浮座Tea Ball 转载了此文字
    thomas使出了死缠烂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