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座

盾冬本命 最近在吃哨向jim/blair

草食动物

超棒!哈哈哈博士放姆巴库回来啦 他只是傻fufu

口罩:

写个小段子


 


姆巴库觉得特查拉有什么毛病,他先是带回一个残疾的白人,然后又带回一个残疾的白人,他是不是有什么收集残疾白人的癖好。




联席会议结束后,特查拉带着他们去参观苏芮的新发明。他们在转角的走廊上遇到了那个缺了一条胳膊的白人,他穿着瓦坎达的长袍,长发简单地绑了绑,步履缓慢地走过来,当他看到他们,他略微有些吃惊,接着向特查拉单手行礼。特查拉也向他问好,姆巴库听到他称呼他“巴恩斯中士。”


接着他们寒暄了几句,姆巴库不耐烦听,他一直仰着鼻孔打量那个白人,他很强壮,但眼睛却像草原上的鹿一样温顺,特查拉称呼他“中士”,但他感觉不到这个人的战意,弱者,姆巴库从鼻孔里发出不屑的声音。特查拉和白人讲完话,便引着他们继续往前。姆巴库把眼睛往白人脸上看去,白人温和地回视他,从他身边经过,就在他们擦肩而过的瞬间,姆巴库突然冲他大吼一声,白人敏捷地退开一步。


“姆巴库!”特查拉回头,沉下脸来。


姆巴库傲慢地昂起下巴:“怎么了?”


“离他远点。”特查拉严肃地说道。


姆巴库讨厌特查拉维护白人的模样:“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白人男孩了?”


这下,特查拉向他走过来,长老们自动为王子让开路,特查拉走到姆巴库的跟前,比起高大的“白猿”,特查拉的体型并不占优势,但姆巴库从不敢小看他,他直视着特查拉的眼睛。


“他是我的朋友,也是瓦坎达的客人,我请你对他尊重,言行礼貌。”


姆巴库盯着特查拉几秒,忽然咧嘴一笑,他转过身对那个一直沉默的白人行了一个礼——一个对王妃的礼,接着他转向特查拉,戏谑道:“够尊重了吧,王子?”


特查拉迅速地瞥了一眼Bucky,当然,Bucky没什么反应,特查拉忍住了,他只是对姆巴库说:“别再这样做,不然你会后悔的。”


姆巴库倒想看看特查拉能做出什么事情,他们不欢而散。基本上,姆巴库不喜欢特查拉,他在美国读了几年书,穿的像个美国佬,开飞机和跑车,讲话也一副 殖 民 者的派头,现在还带回一个白人男人养在皇宫里,姆巴库觉得“豹神”都被气活了。


他才不要把瓦坎达交给这样的国王。


当挑战日到了,姆巴库决定发起挑战。


 


 


失败的姆巴库颓败地沿着河边行走,他没想到又一次遇到那个白人。他盘腿坐在河边,一群孩子围着他,姆巴库的到来,惊动了他们,小孩们像鸟群一样散开了,留下那个白人静静看着他。


姆巴库决定揍他一顿出气。


他大步走过去,伸手去揪白人的衣领,白人唯一的手臂迅速地格住了他,姆巴库没想到这个白人会动手,吃惊之下,双手发力,一把把他举起来。白人察觉了他的意图,单手绞住了他的手臂,在他肩膀上一撑,灵活地从他头顶转了过去,他落地还不稳,双脚站在地上,退了几步,但脱离了姆巴库的纠缠。


姆巴库的侍卫们纷纷围上来,却被姆巴库喝退,他盯着白人,白人就像一只伶俐跳开追捕的小鹿,警惕地看着他,但仍然没有战意。


“为什么不战斗?”姆巴库问。


Bucky平静地说:“这里不是战场。”


“他们叫你中士,你的战场在哪里?”


Bucky垂下眼睛,姆巴库再次觉得他真像一只鹿,看他那长而密的睫毛,掩盖住又大又圆的眼睛,阳光在他脸上投下温柔的阴影,就像一只哀伤的鹿。


“他在远方。”


姆巴库突然感觉没意思了,他搞不懂这些外来者,瓦坎达的男人是矫健的猎豹,是凶猛的狮子,是强壮的犀牛,不是一只嚼着叶子的小鹿,没意思,没劲,他搞不懂特查拉为什么喜欢他。


他转身走了,他决定回到山里去,让特查拉和他的白人“王妃”见鬼去吧。


 


 


姆巴库的渔民捡到了落下悬崖的特查拉,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没等姆巴库想好怎么处理特查拉,他的家眷们就找上门来了,他的母亲,妹妹,前女友,和……等等为什么又有一个白人男人,特查拉你他妈搞什么鬼!


姆巴库听着皇后的叨叨,眼角余光瞟着那个裹在毯子里的白人。这个人比前一个还要糟糕,那么小一只,姆巴库觉得自己吹一口气就能把他吹跑了,缩在毯子下面,就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兔子。


“大王,你听我说——”


他居然敢跟我说话,一只小兔子!姆巴库冲他发出呼喝声,兔子被噎住了,姆巴库看着他那副傻样子,觉得太好笑了:“你再多嘴一句,我就把你吃了。”肥兔子。


姆巴库看到兔子脸色发僵,明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太好笑了,特查拉在哪里捡回来的一只兔子!


“我开玩笑的,我吃素。”姆巴库大声笑道。


姆巴库领着他们去见特查拉,特查拉的家眷们呼啦一下围了上去,大呼小叫,姆巴库觉得头都大了,他站在一旁,瞥向他身边的小兔子,他紧张兮兮地看着特查拉,肩膀缩着,显得更小了。


姆巴库真搞不懂为什么特查拉就喜欢这些草食动物。


“喂!你!”姆巴库凶凶地叫他。


小兔子紧张地看着他。


“你们另外一个呢?”姆巴库问他,想想又觉得不对,“还是上一个?”


“?”小兔子瞪着大眼睛。


姆巴库不耐烦地说:“特查拉还有另外一个白人男,豹神在上,听听我都在说什么!”


“另一个?还有一个白人,是谁?”小兔子快速转向苏芮。


苏芮头也不抬:“巴恩斯中士。”


“什么!”罗斯惊讶地说,“特查拉把巴恩斯藏在这里!”


姆巴库突然想,他是不是给特查拉惹麻烦了,后宫起火……这时候,特查拉苏醒过来,姆巴库一把捂住兔子的嘴巴,把他往后一勒,箍在自己怀里,免得他乱讲话。兔子小胳膊小腿拼命挣扎着,姆巴库被他闹烦了,另一只粗壮的胳膊横过他的腰,把他举了起来。


特查拉一醒来就看到姆巴库在欺负罗斯,皱起眉头:“放下他,姆巴库。”


姆巴库呲牙道:“怎么,又要说惹他,我会后悔那一套吗?”


特查拉略微诧异地一挑眉:“你知道就好。”


 


姆巴库懒得理特查拉,他现在自身难保了,还想护着他的两个情人。特查拉向姆巴库提出了借用他的人帮他抢回王位,姆巴库觉得特查拉真的脑子有问题,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讨厌他吗?又不是说他救了他,把心形草让给他,帮他保护他的家眷,他就是他的朋友了?


“No。”姆巴库干脆地拒绝他。


 


姆巴库带着族人帮特查拉抢回了王位。


 


新王庆功宴上,特查拉郑重地感谢了姆巴库,他再次邀请姆巴库下山,姆巴库拒绝了他。姆巴库听说了他将要向世界打开瓦坎达,他一想到未来会有许多外人进来瓦坎达,他就觉得胸闷气短,只想快点回到山上去。


他走出宴会厅,看到了那两个白人,小鹿和小兔子正站在花园里说话,小兔子微微前倾着身体,仰着头,正在叨叨叨,小鹿认真地听着小兔子说话,不时简单地回答一两句。


姆巴库想象了一下他们的对话。


“你喜欢吃胡萝卜吗?”


“不。”


“可是胡萝卜可好吃了。”


“谢谢,但我真的不吃。”


“那你吃什么?”


“我只吃草。”


姆巴库感觉脑子里冒泡泡,特想冲回去揍特查拉一顿。


这时兔子发现了姆巴库,他紧张地后退了一步,小鹿察觉了,转向姆巴库,神色平和。姆巴库见他们发现了自己,便大摇大摆地走过去。


“你们吃素吗?”姆巴库笑着问。


兔子翻个白眼:“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姆巴库正想回答,突然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感,他猛地转过头,一个人从阴影中走出来,他身形并不比姆巴库高大,但姆巴库莫名地被震慑住了,这白人男留着浓密的胡子,头发向后梳去。


姆巴库觉得自己就像遇到了一头在草丛里蛰伏已久的狮子。


“Cap!”姆巴库听到兔子惊叹的声音。


但那人并没有理会兔子,他的嘴动了动,声音低沉而清晰:“Bucky。”


姆巴库直觉某种危险,他挡在了小鹿和兔子身前:“他们是我罩的。”


那人眉头微蹙,姆巴库已经向他扑来。史蒂夫迅捷闪身,姆巴库扑空了,他还没来得及回身,就感觉后领被揪住,接着身子一轻,整个人被掼了出去。


姆巴库摔倒的声音惊动了宴会厅里的人们,特查拉和众人走出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姆巴库!”


特查拉上前拉起姆巴库,他俩交手相握的瞬间,特查拉勾起嘴角,低声道:“我说什么来着,离巴恩斯中士远点。”


特查拉引着姆巴库和史蒂夫认识,姆巴库向史蒂夫伸手,史蒂夫看了他一会儿,才伸出手,稳而有力地握住了他。


姆巴库在心中感叹:“狮子。”


 


姆巴库告别特查拉,准备重新回到雪山上去,特查拉和苏芮、罗斯一道送他。


姆巴库说:“我希望我下次下来的时候,瓦坎达还存在。”


特查拉无奈地笑,又正色道:“我给你国王的承诺,我会保护好瓦坎达。”


姆巴库轻哼一声,他对苏芮说:“小姑娘,用你的科技吓死他们吧。”


苏芮笑起来:“农民的国家,嗯?”


姆巴库哈哈大笑。


他最后走向罗斯,说实在的,他还挺喜欢肥兔子的:“我还以为你是特查拉的情人。”


罗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什,什么?”


“我可没见他整天带着别的白人晃来晃去。”


罗斯不由自主看向特查拉,特查拉回看他,露出笑容,罗斯也跟着笑起来。


姆巴库这时候突然大吼一声,罗斯被他吼得差点跳起来,姆巴库忍不住把他抱了起来:“让我把你带回去吃掉,上次是骗你的,我们只吃肉。”


罗斯被他举起来,大叫:“嘿!放我下来!”


特查拉正想让姆巴库别再欺负罗斯,眼角余光看到了一抹红色的飘扬,特查拉直觉不好,大叫:“姆巴库,快放开他——”


 


姆巴库被传送去了雪山,喜马拉雅。


 


 


“我说过离这位也远一点的。”特查拉扶额。


 


 


End


 

评论

热度(1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