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座

盾冬本命 最近在吃哨向jim/blair

【卜鬼】23小时59分59秒。

好舒服的甜

愚者不言:

一堆私设。


00
卜凡的凡是真的烦,王琳凯想。
他俩现在跟逃午睡的中学生似的怼在舞蹈练习室门口,整栋小别墅只剩这对问题儿童,做贼心虚得像是早恋——这事儿说来话长,节目组良心发现,组织了一回非作业取景的外出活动,为期一天一夜,跟踏青春游一个性质,意在给练习生一点自由发挥发微博的空间。
小朋友藏着点小心思,晚上睡觉翻来覆去,白天练舞就偷摸伸懒腰,他本来骨架就挺秀气,穿大一码衣服就把半个手掌藏袖口里。卜凡搁另一边东张西望,明示暗示地问小王咋了——他们两个现在算是友达之上,恋爱谁也没摸着鼻子的关系。按前人套路,态度端正了那就叫献殷勤,态度不端正了那就成了撩闲烦得慌。
其实王琳凯想得简单,纠结得也简单得很。他跟卜凡欲拒还迎两个月,节目组上上下下几百双眼睛盯着看,他想偷谋一点独处空间,又不能巴巴地凑上去问。非要说的话,他的B612还等着名刀出鞘,微博粉丝对自拍嗷嗷待哺,目前为止交差的路数还没想出来,想留下偷偷约会的对象也没约到,愁。
结果练舞一半卜凡从教室左边蹿到右边,用下巴夹着小朋友肩膀,咬耳朵问他:“你咋了,春游闹觉?”
小王同志懵了半天,心一横,演技极差的状似无意,鼓一腮帮子的男人气概尊严回答:“我不打算去。”
卜凡被他那点小心思一摸就通了,乐不可支。偏偏眉毛挂着笑,嘴角却板着,故意逗他:“你还闹独立啊?”
“闹啊。”小朋友板着脸,肩膀左右摇摇晃晃,心里小算盘打哑了,脚下偷偷踩卜凡的白球鞋,结果半路抓包被踹了下小腿,险些又被按下去揍屁股。


01
大部队是吃了早饭才走的,王琳凯穿着条吊脚裤过去蹭了顿出行餐,不得不像模像样的把人群送上车。
他要是一个人站在门口欢送还像是个领导或者大家长,结果背后卜凡拖着毛绒拖鞋往他旁边儿一站,点没要走的架势,左右各自应付一拨人,戴个花圈穿个礼服就能胜任迎宾送客小姐。
这边的木子洋手臂上挎着两个小包,上手去摸卜凡凡脑袋:“狗狗乖哦,好好看家。”
卜凡登时人设崩成关公门神,横眉竖眼长手长脚的赶人:“别躁,赶紧走赶紧走。”
他说话时一手臂弯去勾着王琳凯脖子,小家伙那边儿还在帮朱星杰研究草莓牛奶的保质期印在哪,被他带的重心不稳,心猿意马差点露馅,脏辫没扎顺的样子倒是有点乖——木子洋挂着细边框眼镜咂摸了一下,胆大登天顺手造作,准备把小鬼脑袋也给呼噜一下。
半路被高个子截胡,这家伙一边说着“欸欸咋整得还上手了呢?”一边把胳膊肘都往王琳凯脑袋上搁。当事人表面上写了一脸嫌弃,身体上躲倒是像乐在其中,跟比身高的幼儿园小孩差不多,被往下压就踮脚。两个人三三四四五五七七八八也比不出高下,玩到等人都上车了才消停。


02
回练舞室的时候小孩儿手上还捏着一盒草莓奶。
说起来,有时候卜凡跟镜头控诉这小炮仗平常嗖嗖着欠得慌,实际上要是真有什么偶练最欠榜,小鬼顶多了排第三——卜凡自己手嘴争冠亚,到现在也没人说得清他嘴巴跟手比起来哪个更撩闲。
不过目前来说,恋爱前线重灾区的王先生恐怕是最有发言权。初春的冷空气还没全面撤退,年轻小伙的衣服袖口已经捞到了胳膊肘,卜凡从后背抱上来,跟他手臂贴得紧,来顺小朋友手上的草莓奶。
王琳凯宁死不屈,哼哼唧唧,脑子里滑过三个念头:牛皮糖(好吃),黏在刀背上死活顺不下来的土豆片(好吃),没树趴就嗝屁的树袋熊(这个也许比较贴切)。
在这期间凡凡的抢劫工作大获全胜,得意兮兮的呼吸就蹭耳朵边上,他用薄荷味的剃须水,是令人松怔的大男孩味道。
还是好凉的树袋熊。


03
他也没能想太久,卜凡就蹭那么两下,结果他俩耳环挂一起了。
王琳凯今天戴他的不对称扣环耳坠,卜凡早上吃饭提溜拖鞋,倒是没忘记戴耳环——结果被王琳凯的小链子勾了一下,直到练完舞后耳朵边儿都还是红的。
不通风的练习室温度倒比外面高了不少,小朋友露来圆领外的脖子泛热腾腾的湿。卜凡手掌搭过去,他就像拧开一半盖子的糖水草莓,漏出一手腻人的甜。虽然板着脸的时候看起来颇有欺骗性,但一笑就会破功。现在歪着脑袋用手指玩自己耷拉下来的辫子,被卜凡擦地板似的蹭蹭蹭靠过来,耍酷抬眼角度都很有一套balance。
王琳凯表面上装八风不动,实际心里咕嘟咕嘟冒小气泡,这圈子里谈个恋爱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儿——都是刚刚感情冒头的年纪,歌里没事儿就唱hey yo my baby girl,站在漂亮女孩儿旁边心里会吹口哨,但没谁教过他在喜欢的人旁边坐着该有什么反应——朝思暮想,独处空间,气氛刚好。
尤其是这人语气还特讨嫌。卜凡凑过来心血来潮地问:“要是我没留下来你咋整啊?”
跟他双向暗恋的小朋友遇事都不怎么幼稚,说话讲理很有一套,非要套个形容词,也许是“纵情豁达”的范儿。但遇上他就退回十五岁的年纪,胳膊腿刚抽条,除了长得高之外就一小破孩子,感情表达直白又墨迹,眼睛里写着专注,没事皮嗖两下来吸引注意力,打架都不动真格,揍完了勾肩搭背去上厕所。
他问完便得到王琳凯的一个斜眼,绷住了两三秒,然后笑出一排小白牙。不露镜时王琳凯就只擦宝宝霜那种瓶子模样的护肤乳,眉毛颜色也浅一点,专注的看人时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儿说服力:“那我中午就定外卖吃单人餐呗。”
“现在呢?”卜凡老师又进一步。他个子高出不少,脸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揍十五下”,意图诈出真情告白。王琳凯同学被他捉着脖子压着手背,手指软,脖子软,没扎脏辫的短发茬也毛绒绒的软,长一双标准的小狗眼睛,萨摩耶款双眼皮。唯独嗓音低低的,很容易想象他变声期时声线摇摆不定故意装酷,被老师抽起来答问题都要先揉揉鼻子然后笑,翘一边嘴角,挤出一点酒窝,又痞又乖,答得对不对都不重要了。
于是他就瞎答:“现在不订了,你给我一起买了吧,我想吃蟹肉煲……”
“煲”字没说完,嘴唇就被捉住了。山东老爷们儿破罐子破摔,或许是为逃避请客不惜主动献身。他从含住下嘴唇开始亲,开程想耍酷,舌头很用力,后面儿也乱了方寸,变成吃软糖的啜吻方式,热度灼人,快把软糖亲化掉。
这里修订一下,王琳凯手指软,脖子软,嘴唇更软。舌头不敢动,被亲时还知道闭眼,耳朵背又红了。


04
…普凡,等等,要这屋摄像头没关怎么办。

就你脑子会转弯是不是?闭嘴。
欸也别闭太紧……舌头伸出来点,让我亲亲。


05
结果晚上出门去便利店的时候小朋友嘴唇都还有点充血。
春季的白昼明显长了不少,傍晚的天色是一种昏昏沉沉的暗。王琳凯穿一件加大号的黑外套,罪魁祸首跟在他身后一步远的位置,像被遛弯儿的大狗,总想上前两步去握他的手。
“不行。”王琳凯眼睛在笑,嘴上装凶,一副漫不经心浑然天成的欲擒故纵,“谁知道一牵又能给你打开什么开关?”
“就没关上,你给关关?”卜凡低着头寻思怎么从袖口里把他手指勾出来,王琳凯便就不给他得逞,手指像蜗牛缩壳似的戳一下就藏起来,嘴上说着“我不”,手上啪嗒啪嗒甩两下袖子。
卜凡扬起眉毛:“我还治不了你。”手掌一裹,把他连手腕带袖口都给捉住了。


06
王琳凯说实话懂事之后就再没牵过大人袖口,此刻被大朋友连手一块拽着,感觉十分新奇。他跟卜凡遛弯到便利店,冷藏柜的椰子水第二瓶半价。
卜凡个子高,腿长,牵着他就懒得弯腰。一幅XXL码的贵妃娘娘点荔枝姿态,指了指:“我要喝这个。”
王琳凯忍,弯腰给他拿了一瓶,想去旁边柜子拿可乐,结果被拽着迈不开腿,袖子都给扯直了,拗不过卜凡不移腿。只好问:“还有啥吩咐?”
力大无穷但拿不起椰子水的贵妃娘娘满意了,吩咐道:“你也喝这个,喝汽水不长个儿。”


07
他俩宿舍挨不远,平常卜凡爱凑热闹,有事没事都串门。今天一举反常,他还卫生间里刷牙,王琳凯穿着拖鞋噔蹬蹬啪嗒啪嗒跑过来,举着牙刷:“我牙膏用完了。”
卜凡不疑有它,给他挤了一截,蓝白蓝白的透亮膏体。两个人并排站在镜子前刷牙,含一口泡沫,身高差像是缺了一格的手机信号。
王琳凯没事找事嘟囔:“这味告猴难次。”
卜凡也嘟囔:“啊?你说啥?”
王琳凯吐掉泡泡,漱干净口,口齿清晰地再欠一遍:“这味道好难吃。”
卜凡奇了,垂手先很顺得揍他一下屁股,手臂还勾住人不让跑,强迫着一起低头等他擦干净嘴巴。几个月前还挺直的山东爷们咂吧了一下嘴:“我觉得还行啊。”
小朋友梗着脖子,呼吸时跟他气息如出一辙,都是普通的薄荷味,也舔一下嘴唇:“你跟我尝的估计不太一样?”
直男同志脑袋转过弯了,没求知精神很强的吃半管牙膏证明这味道是真的很不错,反应过来:这感情是来骗亲的。


08
折腾了一阵,夜色完全沉下来,这天气估计是要下雨,月色都裹着层浑浊的边。卜凡倒上床前顺便暗灭了灯,充当百分百粘人精,把王琳凯一起捉过去。
练习生宿舍的床是单人标配,考虑到这群肩宽腿长的男孩子,虽然大小上倒是没有克扣,但挤两个人还是迅速填满了空间。
王琳凯上半身趴过去,跟卜凡贴着胸膛,下巴就戳在锁骨窝那儿。这感觉很奇妙,他白天闹闹腾腾,笑得挺欠,每次小蹦小跳都跟有尾巴在身后摇,挺积极潇洒;这么一安静下来,心脏频率像敲小鼓。
他下巴骨其实挺硬,搁卜凡锁骨上两个人互相都硌得疼。卜凡手臂搭他腰上,瞎捏两下,开始循循善诱:“你今天就真没啥忘了说的?”
王琳凯眨两下眼睛,睫毛险着要蹭到卜凡下巴,迷惑的反问:“…其实你中午订的蟹煲我还有满减的打折券?”
卜凡哭笑不得,手掌下移揍他屁股,这么点小空间里小朋友都没得躲,乖乖的挨了几下揍,欠得逞了就高兴,高兴就笑得脏辫都抖。卜凡不要脸了,虎口卡着他脖子威胁:“比如喜欢我啥的,有没有?”
王琳凯不笑了,他胸口的小鼓从“咚 咚 咚”敲成了“咚咚咚咚”,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表情,呼吸和体温都热烘烘的。卜凡一时间也有点挂不住臭不要脸,刚想势头不对,结果就听见小朋友给他编了段fs即兴,声音很低,大概是什么 如果我忘记,那椰子水替我说,single lonely double like us,不要犹豫就选我吧oh my babe girl…说一半因为瞎凑韵脚什么敢加,屁股上又挨了一下。
“你还能再有本事点儿不?”卜凡干脆翻身起来,扣着腰把他搂到身下,蛮横地咬他肩线,惹得王琳凯又嗷嗷抱怨他是个吃人的怪兽,声音从高到低,笑到哼哼,最后乖乖的说输了输了,认错认错,我说我说。
他说了好几个叠词,眼睛在夜色里居然有点亮,“没什么本事,但就你说的那样呗……”话也说一半留一半,也不知道从那里学来的吊胃口,声音像个成熟的男孩,随即嘴唇贴过去,轻轻一动,反而重要的话变成唇语,随即又被亲住了。
此刻窗外云都散了,月光昏沉,降雨概率32%,湿度40%,不久之后,白昼恒长,上升温度给躁动找到更好的理由,而现在

爱神偷走了他一秒钟的心跳。

评论

热度(558)

  1. 浮座愚者不言 转载了此文字
    好舒服的甜